朋友的丈母娘 【完】 (作者:大禹治酒)

朋友的丈母娘 【完】 (作者:大禹治酒)


朋友的丈母娘 【完】 (作者:大禹治酒),19. 若要对一个人维持交谊,是决不可揭穿他的6. 如果你想成功,不要去刻意追求。只要你干自己热爱的工作并相信它,成功自然会到来。Don′t aim for success if you want it;just do what you love and believe in,and it will come naturally.秘密的,尤其是那种和自尊心有关的秘密。

夜了我才从醉乡中醒过来,眼前一片漆黑,嗓子渴得直冒烟,也不知道自已置身何处,摸索着下了床推开房门才意识到我被留在了这儿——戈申的丈母娘家。跌跌撞撞的走进卫生间足足灌了一气凉水,脑子才清醒了些。他妈的,昨晚上几个人凑一块儿喝酒简直都喝疯了。甭说了,准是见我喝醉酒不能回家就把我扔在这儿的。“哎哟你怎么起来了,明白了吗?”一声轻笑自身后传来,没等我回头一双温软的手相继托住了我的胳膊。“阿,阿……姨……”脚下仍有踩棉花的感觉,真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想道歉说打扰了但又说不出口“方便完了没有啊,瞧你醉的都站不稳了,还是让我扶着你吧,甭不好意思的,这儿没别人了……”

  意识犹在,她说着揽住我的腰伸手就把裤衩扒了下去。又是一声轻笑,我还没反应过来呢,半勃起的鸡巴被她握在了温软的掌心之中。没想到她的胆子可真不小。有尿,可就是尿不出来。毕竟我是个敏感的人,身体接触胳膊恰好抵在她胸前乳沟内,两个乳房一左一右饱满又光滑的贴慰己然引起了共鸣,鸡巴一入她手更了不得了,瞬间变得越发粗壮。她摸弄我,她不再乎,这不是诚心招惹又是什么?心念一闪我索性继续装醉靠在她胸前闭上了眼皮。“尿还是不尿啊?”问着她的手开始不安的捋开了包皮,指头划弄着龟头,我心里有数了。“不尿就回去接着睡吧,睡醒就没事了,啊……”她手不离鸡巴半搂半搀的把我拖回床上扒下了裤衩儿。

  黑暗中看不见她穿了什么,我抓住了她的另一只手,醉话连连:“别走……老婆……陪着我……来……”喝醉了有喝醉了的好处,可以装傻!认错了人无可非议。“哎,哎,哎,陪着你。”她答应着挨着我躺了下来。乐意给我当老婆用,这不是喜从天降吗?将错就错正合适。不过就是头疼得要命,浑身上下使不出力气,看来只能让她干我了。“叫老婆干嘛呀?”她亲亲热热的偎着我边问边把鸡巴往上拽,随着大腿移动,龟头顶在了毛茸茸的阴唇裂缝儿中间磨蹭,既没穿裤衩儿也明白我的意思,快五十的人了还这么臊,可怨不得我了。“上来吧……屄痒痒了还问……我可没那劲儿肏你了……还是你来招呼我吧……你,你……不就喜欢它硬帮帮的吗……”我含糊不清地说着,毕竟酒劲儿未消,一动弹就像驾云似的,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可就是没办法力不从心,连摸摸她的乳房都懒得抬起手来,只好让她在上面骑我了。

  “嗯……”她还真听话,答应着叉开了大腿。湿润和火热从龟头到根部把鸡巴严严实实的裹住了,紧接着就是一阵熟悉的抽送,渐渐的,渐渐的我又回到了醉梦里……等我再次醒过来时,天己经快亮了。卷曲着身子脸朝里一丝不挂的她睡的正香,大白屁股蹶蹶着,中间夹了条白毛巾。我确实醒了,因为鸡巴让尿憋得又硬又粗,尽管夜里发生的事有点儿模模糊糊,但一瞧她这样儿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论辈分,一男一女躺在一张床上赤裸裸的,用不着琢磨。这时的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抓紧时间好好的享受享受她,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呀。

  在家里每天早上醒了我都要跟老婆干一回,俩口子有同样的感觉:时间可长可短,射不射精无所谓,只要过瘾就行。性交之后人一整天都特别精神和轻松,基本上都成习惯了。今儿换了人也不例外,照样儿招呼!不客气抱过她一条大腿让阴部露出来摸索着扒开阴唇儿龟头对准阴道口,小肚子一叫劲儿,扑的一下就杵了进去,既快且狠!“嗯……哎哟……”被我杵醒的她忍不住哼出了声儿。“老婆,亲爱的,使劲蹶过来呀,才插进去一半儿,让它都进去,啊。”接着装傻的我一边往里杵一边抓住了她的乳房揉搓奶头。他妈的她的乳房不小,奶头子也挺个大,红枣似的手感好爽,过瘾!阴道里的阴水儿滋润鸡巴,杵了没几下就进出自如像抹了油一样滑溜,她没把屁股蹶过来而是抬起了腿让阴部完全敞开迎接我的进入。老娘儿们的经验就是丰富!“来,上来呀,你在上边插的深,我喜欢你的大鸡巴,啊……”她轻声央求着使劲儿地把我托了起来。

  的确我的鸡巴不算小,直径一寸多点儿,整八寸,26.5公分,想必夜里她己经领教了它的长度和粗壮。试问:世上的女人又有几个不喜欢擎天柱一样的大鸡巴呢?也许有,可我没遇上。怎么跟我老婆性交时说的话一模一样?男上女下是性交最普通的姿势,女人也最过瘾!嘴对嘴叼上了,她还真给,软软厚厚的舌头差不多都吐出来任我嘬弄,一饱口福,解馋!一手一个抓住了乳房,温热的乳房饱满富有爱不释手的肉感,一个乳房恐怕两手都捂不住,真过瘾呀!

  八字形敞开的大腿任我疾枪狠杵,无遮无挡,我不仅激动万分而且意外的惊喜,她的阴道并不是笔直的,曲曲弯弯从阴道口至子宫口都在蠕动,阵颤,吮吸并泛着撩人的热浪,仿佛深不可测,诱惑你玩了命也想知道究竟,配合默契的她还一挺一挺的上迎,维妙维肖每一下都恰到好处,鸡巴顶到子宫阴道口一张一缩卡住根部,清晰得令人都要发狂发疯了,这绝不是一普通的屄!这老娘儿们臊得可以,臊得可爱!有水平,不一般!我肏过我的丈母娘,没想到今儿又肏了哥儿们的丈母娘,如果不是亲身感受连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看来我非得跟成熟的老娘儿们们玩到底不可了,这样的艳福可遇而不可求啊!

  熟悉至极的阵颤和狂热的扭动在连续不新的奋进撞击中在身下泛起,她上劲儿了!我赶紧抱起她的大腿,忙不迭拽过枕头垫在她的屁股下面,该磨镜了!阴部紧贴不松劲儿,让雄壮无比的大鸡巴在阴道里上下左右乱拱,这就叫磨镜!一般的女人都受不了,尤其在进入高潮时准能把她肏的找不着北,销魂蚀骨莫过于此!“啊……来了它……”咬着枕巾的她终于忍不住叫出了声儿,与此同时身子紧绷得像石头一般。两腿的夹劲儿之大没法形容!把握好时机,就在她感受美妙无比的快感既将消失的瞬间,我又开始了更为迅猛的钻、顶、撞、加上狠揉乳房!

  这样贪婪的女人一次快感远远不能让她满足,多来几回才行,反正我有的是力气和耐力。一点儿都不吹牛:咱肏人没够!我曾经不止一次的做过这样的试验:早上让老婆满意了之后马不停蹄地赶到岳母家接着跟丈母娘大战一场,中午接到情人张谊的电话又去伺候了她一下午,晚上回到家继续为老婆服务,一天换三个女人,不低于20炮还有意犹未尽的感觉呢。女人越是性欲高,我的劲头就越大!像我这样的男人要想绝对痛痛快快的过瘾恐怕非得有两个女人同时干不可,一龙二凤的计划早就有了,只是还没实现。

  天终于亮了,压在没了魂儿的她身上,意犹未尽的我捧着乳房仍津津有味地嘬舔着奶头,巧克力色的乳晕周围一圈儿牙印儿,甭问是我的杰作啦。她的身子软得像没了骨头,偶尔有一两下抽搐,阴部上下全湿漉漉的,我可没工夫替她擦抹,借着润滑或深或浅的继续抽送着硬帮帮的鸡巴不慌不忙的肏更是滋味儿无穷无尽。长长吁了口气,她总算睁开了眼睛,面对面一笑之后她不无撒娇地搂住我再次把那充满女性气息的嘴唇儿凑了过来。

  “阿姨,真对不住了,我醒的时候还以为在自已家里呢,插进去听见你哼哼出的声儿不对才知道错了,可咱们俩都上劲儿了,所以就没停,不怨我吧?”吻着我解释。“没关系,己经这样儿了就什么都甭说了,你呀你,你可真厉害,我这身骨头都让你弄散了,甭不好意思,我乐意让你玩儿,谢谢你啊,这么多年了,头一回这么痛痛快快的过瘾真真的……哎,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问,你,你不会嫌我老了吧?”“不会的,我喜欢跟岁数大的女性打这交道,成熟有滋有味儿,什么都会什么都懂,还别说你也挺棒的,尤其你这个大肥屄,我更是喜欢的不得了,我可是特别特别馋你下面的那两片肥嘟噜的软肉哟,虽说唇儿黑了点儿,可黑的不牙碜,挺有肉感的。玩就甭说了我更喜欢吃,让吃吧?”

  “嗯,让吃,我呀也喜欢吃……嘻嘻……”让我挠着了痒处,一提到口交她立刻乐得眉开眼笑,小肚子直往上顶,我当然往下杵啦。刚刚缓过劲儿,她阴部贴偎得还真紧锢呢。“那太好了,走,咱们俩一块儿去洗个澡,然后解馋!”“嗯,行,哎,今儿别走了,不瞒你,我呀也是这么多年没让人这么喜欢了,就让你喜欢个够,多玩会儿,好吗?”“当然没有问题啦……”勤快的她搬了把椅子让我坐下之后拧开了淋浴器,我点了支烟仰着身让她为我服务。牛刀小试后出透了汗,精神格外清爽,不过美中不足没射精大腿根儿和蛋子儿那胀得难受,鸡巴虽不算硬帮但也还支楞着,伸手抓住她胸前悬垂下来的乳房,意犹未尽的我是揉中有捏,揪中带挤,那意思恨不能弄出点奶水才好呢。“哎,你怎么没流哇,是不是昨晚上都交给你媳妇了呀……”

  她笑嘻嘻地问着,一脚踩在椅子旁故意将毛茸茸的阴部挺露出来,近在眼前无遮无掩,好像跟我一个心思似的意犹未尽。真是春梦了无痕啊!女人心花开了还可以再开,不留痕迹。也不知道谁说的,一点不假。刚才她让我肏的都没魂儿了,软得像摊泥一样,眨眼工夫就缓过来了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正宗的老而弥辣!我媳妇就不行,性交后且缓不过来呢。“猜错啦,我还没想射精呢,事先要是告诉你我特别棒的话,你准半信半疑,现在说你准不怀疑了吧?”她笑着连连点头表示同意,弯下腰让乳房靠近我,握住了鸡巴熟练地把包皮捋到最下面,连握带摇晃着说道:“让我把腿搭你肩膀上,啊!”说完嘴就朝裸露出来的龟头凑了下去。

  我知道她又馋了,不想让鸡巴变软了,保持硬帮除了揉弄之外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口交,看得出她经验还挺丰富,会主动的逗色儿。扔掉烟我拦腰把她头朝下抱住,她立刻叉开了大腿,几乎同一时刻她咬住了龟头我也嘬住了那肥厚的阴唇儿。这种姿势岂不成花和尚鲁智深倒拨垂杨柳了呀?她真有邪的!女人取媚于人想出的招数都千奇百怪,匪夷所思!这种姿势口交我从来没试过,倒抱着她虽然累了点儿但却新鲜,嘬舔着可口的阴唇儿我站起来,心里一动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就在这时她张嘴让龟头顶到了嗓子眼儿,把嘴当阴道用,我来不及细琢磨一使劲儿杵了进去。“哎,我帮你嘬出来吧,啊。”“你的意思是吃了?咪西咪西的干活?”“是呀,舍得不?”“那当然太好了,没问题!”

  我连忙把她放下来,乐得心直蹦!在家里我让媳妇嘬鸡巴可以,但让她吃精液打死她也不答应,嫌恶心。人嘛不可能都一样,遇上肯吃精液的女人那是男人的造化,要知道射进阴道里和射进嘴里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女人肯吃精液一方面是她爱吃另一方面也说明她的确喜欢你,什么忌讳全没了。“告诉你吧,我也不怕你笑话,我特爱吃精,真的,没够!你有多少给我都行,我保证让你痛痛快快的射出来,啊……”话说完她张嘴就把我的鸡巴吞了进去。

  龟头先是一紧后是一热,这娘儿的把嘴当成阴道使唤了,吞吐的动作十分熟练,龟头已然顶入嗓子眼儿竟然没有恶心的反应,转眼之间眼看着她揉弄蛋子儿的手伸到自已阴部杵捣了几下又摸索着移到我的肛门处。刚明白她要干什么就觉得肛门一阵胀疼,蘸了自已阴水儿的手指头直捅了进去,我不由得忙叉开腿。好家伙没想到她对屁股眼儿也喜欢玩弄,有过经历心里自然清楚捅屁股眼儿也是催情促性的一种办法,她也会,显然是把老手了懂得的不少。虽然有点儿胀疼但是还真真的过瘾,鸡巴在她嘬弄舔咬外加抠钻之下很快就变成了一根直挺挺的大肉棒槌!身不由己我也使劲儿地往她嘴里直杵起来……



上一篇:文馨怎麼淪為妻奴

下一篇:玉芳(四)

网站地图